当前位置:首页 / 文章 / 龙口快讯 / 正文

“血清疗法”再引关注,能否成为新冠克星?

2月13日晚间,两则关于新冠病毒“克星”的重磅新闻落地。 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公开表示,该院已开展康复病人“恢复期血浆”的输注工作,目前显示出了初步效果。 国药“中国生物”近乎同时宣布,已完成对部分康复者血浆的采集工作,并成功制备出了用于新冠肺炎临床治疗的特免血浆。 此前被不少专家划过重点的 “血清(血浆)疗法”,能否成为此次抗疫的最新武器? 我们一点点来看。 原理 被称为“新冠克星”的血清疗法解释起来并不复杂。 人体在感染某类病原体后,一般会通过自身的免疫系统产生针对该类病原体的抗体,从而有效抵抗病原。 新冠病毒当然也不例外。患者在被其感染后,免疫系统出现免疫应答,当体内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具备足够规模时,就有可能战胜新冠病毒。 而康复者体内血液中往往存在着相当规模的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,通过抽取他们的血液,对其血清(即血液凝固析出的淡黄色透明液体)进行一定的处理,就可以用输血的方式将抗体给到临床病人,帮助患者以自身免疫系统对战病毒。 血清疗法,在人类与传染病对抗的历史中,已有超过100年的实践。 19世纪末,德国柏林,医生给一位白喉病患儿注射了一种含有白喉抗毒素的血清,此后患儿病情明显好转,血清疗法在一段时间内获得了理论和临床上的“双赢”。 德国医学家埃米尔·贝林研发了针对白喉病的血清疗法 在抗生素尚未问世前,该疗法一度被应用于炭疽热、天花、脑膜炎和一些让人类束手无策的传染性疾病的治疗,被称为“历经百年考验,行之有效”的方法;但随着疫苗和抗生素的出现,抗毒血清除了对少数病毒(如蛇毒、狂犬病)的专项治疗外,大面积退出了临床一线。 直到一些既无疫苗、又无特效药的致命性病毒横空出世,传统的血清治疗思路才重新被加以利用。 2003年SARS病毒于全球肆虐之时,钟南山院士曾提出用康复者血清治疗SARS患者的建议;解放军302医院的姜素椿教授,用康复患者的血清给自己注射,数日内痊愈并重返工作岗位。 同期,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专家通过临床治疗发现,接受血清治疗的“非典”病人退烧较快、死亡率相对较低;广州中山大学附属三院专家团队经过对“非典”患者不同时期血清的调查,认为其中IgG型抗体有抵抗同型病毒再次攻击的效用。 上述研究和应用,都曾为血清疗法的进一步推广提供了科学借鉴和依据。 抗体和病原体结合,从而让其无法感染人体正常细胞 限制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,血清疗法又“重出江湖”。国家卫健委(1月27日)发布的试行第四版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》就提到,对重型、危重型病人治疗措施,“可采用恢复期血浆治疗”。 那么,为什么直到13日,才有了血清疗法应用于新冠肺炎临床治疗的新闻呢? 这是因为,血清的提取与输入远非“一来一去”这么简单。 根据血液制品行业资深专家的观点,抗毒血清的提取一般分为三类: 其一是由血液制备特免血浆制品和免疫球蛋白,取痊愈者的血浆为原料,经过病毒灭活等手段制备生成;其二是提取鼠源及人源化单克隆抗体,即用病毒攻击小鼠或用康复患者的B细胞制备出单抗;其三是用基因工程技术,取得相关基因片段,导入工程菌或细胞,经培养后纯化得到抗毒血清。 其中最方便的当然是第一种,本次中国生物的特免血浆即由此而来。但有专家表示,这类方法也存在一些风险,比如不同痊愈患者血清抗体量不一致、经过灭活的血清仍含有其他潜在危险病源。 另有专家强调了这种做法下,血清数量的“极度有限”: “若需进行生产投料,一次起码需要1-1.5吨血桨,按每人400ml釆集,至少需要2400-3600名康复患者,况且用抗体治疗疾病时,一个患者的用量不少,如果工业生产没跟上的话,就没有很大的实际意义。” 与直接制备特免血浆相比,从患者血液中提取B细胞、分离出抗体的策略更为安全,此种方法制备出的抗体亲和力高、特异性强、毒副作用小,理论上可以克服动物源抗体的部分缺点。 但也有业内人士指出,拿到单抗并不意味着可以直接用于治疗其他患者,还要进行临床前以及临床I期健康人研究等验证。 而想要大量生产这类抗体,也还需突破相当的技术困难、花费很多的时间精力,“从发现这种抗体到使这类抗体能够在高产细胞中大量表达,至少需要1年左右的时间”,实际进度是否能及时跟上突发性疫情,仍然有待研究。 比尔·盖茨曾在演讲中提及抗击埃博拉疫情可运用血清疗法 神药? 继在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接受新冠特免血浆治疗的首批3名危重患者之后,已有超过10人接受了血清治疗。 临床反映,患者在接受治疗12-24小时后,实验室检测主要炎症指标均明显下降,淋巴细胞比例上升,血氧饱和度、病毒载量等重点指标全面向好,临床体征和症状明显好转。 一些患者就此盯上了“神药”,呼吁康复者积极“献血”;也有网友喊话称,目前在缺乏疫苗和特效治疗药物的前提下,采用血清治疗是最为有效的方法。 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则就此“泼下冷水”——抛开前述诸多实操隐患不谈,假如真的以目前已有治愈人数之力,来帮助数万人治疗疾病,甚至帮助全国人民抵抗病毒,“恐怕抽干了他们的血,也是难以实现的”。 一个关键的问题是,特免血浆谁先用? 理论上,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皆可通过输注血浆进行治疗;但由于恢复期血浆在疾病流行前期极其稀缺,中国生物已建议将其优先用于中度和重症患者。 “非典”期间曾经以血清疗法自救的姜素椿教授也表示,血清治疗是“救命措施”,“提出血清疗法的初衷,绝不是为了大规模应用,只是针对少数‘非典’患者的特殊治疗方法,是为了救命”。 比如发病一开始就很重并且病情发展迅速者,伴有糖尿病、肾病、肝病等基础性疾病的老年患者,以及孕妇都可能成为血清治疗的优先试用者。 中国生物也倡议,新冠肺炎康复患者若有意捐献血浆,需满足“年龄在18-60周岁,确诊感染过新型冠状病毒,出院后目前身体状况较好,没有其他不适,并愿意捐献出自己的血浆帮助他人”等条件。 2月14日下午,武汉金银潭医院迎来了首位血浆捐献者,上海当天28名治愈出院患者中,也有6名表示愿意捐献血浆。 在人类选择集群而居的时候,每个人的体内就已经开始流动着他人之血,或许,你所捐献的血浆,将成就真正意义上的“守望相助”。 当然,做好防护、保持冷静,也依然是抗疫过程中一剂不可或缺的“神药”。
0

自定义html广告位

下一篇:湖南张家界疾控中心一科长临阵脱逃 携家人到泰国躲避疫情被撤职

上一篇:高新园规上企业复工记

网友留言评论(0)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
最新投稿
人气排行
精选图文